美联储明年至少加三次息 经济学家:他们已陷入“两难境地”

美联储明年至少加三次息 经济学家:他们已陷入“两难境地” post thumbnail image

美联储明年至少加三次息 经济学家:他们已陷入“两难境地”

据外媒16日报道,美联储结束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后宣布,将缩减疫情时期购债刺激计划的进度提速一倍,从下个月逐月削减资产购买规模300亿美元,使得该计划有望在明年3月结束。同时,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在2022年将至少有三次加息,2023年和2024年亦是如此。

▲鲍威尔在周三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通货膨胀可能更加持久的风险确实存在

此次美联储公布的政策受到了投资者的欢迎,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对加速缩减的“恐慌情绪”。但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英格利希则表示美联储正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地”,新政策让美联储官员面临着“两种相反的风险”。一方面,收紧货币政策导致明年通胀率大幅下降的同时,经济也将放缓。另一方面,通胀率持续走高,那么家庭和企业预期价格继续上涨,从而使得工资-物价螺旋式上升(wage-price spiral)。

加快“缩表”表明通胀可能“更加持久”

由于商品需求旺盛、供应链中断、暂时性短缺以及旅游反弹,美国在过去12个月内通胀率达到了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但几个月以来,美联储官员们坚持认为,今年价格上涨的压力主要是由供应链瓶颈造成的,并将自行缓解。不过,周三的预测表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大多数的官员都表示对这一预测的信心“大打折扣”。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大楼

在当地时间周三发布的经济预测中,大多数美联储官员预测核心通胀率将在今年年底达到4.4%,然后在明年降至2.7%,到2024年底降至2.1%。这一数字高于9月份的预测,当时预计明年年底通胀率将从3.7%降至2.3%。

美联储官员们紧迫性提高的一个直接迹象在于他们希望在将其短期基准利率从零上调之前,结束疫情时期的经济刺激措施,以防通膨率过高。11月初,美联储同意将逐月削减资产购买规模150亿美元。周三,官员们表示将从1月份开始加速缩减购债规模,每月减少3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量。因此,资产购买计划有望在3月份结束,而不是原来计划的6月。这一大政策转向为明年春季开始的一系列加息奠定了基础。

此次美联储公布的政策同时也受到了投资者的欢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对加速缩减的“恐慌情绪”。美国股市大幅收高,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1.63%,扭转了早些时候的跌势,当日收盘接近历史最高水平。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增加383.25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大涨2.15%,国债收益率也有所上升。

明年或将加息三次

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FOMC)的18位成员全都认为明年将需要加息。其中,大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明年至少有三次加息,幅度为25个基点(0.25%),在2023年和2024年分别至少再有三次加息。而在今年9月,有一半的官员认为直到2023年才有必要加息。

▲FOMC成员分别在9月和12月的利率预测对比。12月,多达三分之二的官员预计,2022年至少需要三次加息

同时,FOMC的委员一致同意将政策利率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维持在0%至0.25%不变,符合市场预期。鲍威尔表示:“我们将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提高利率,而且会在适当的范围内提高。”自美联储在2020年3月将利率降至接近零以来,这是鲍威尔首次没有打消人们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考虑加息的预期。

“加快缩减的决定说明美联储有意加息。”巴克莱银行(Barclay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加彭预测美联储将在明年3月份加息,“没有任何理由加快购债规模的缩减,除非想要更早地实行加息,这也是加快缩减的唯一原因。”

这一转变表明,通胀压力的加速和扩大,加上劳动力市场日益紧张的迹象,已经重塑了官员的经济前景和政策规划。从4月份开始,官员们将高涨的通胀率描述为“暂时的”。不过,他们在周三的政策声明中不再使用这一词汇,这也反映出他们对通胀放缓需要多长时间的不确定性同样加大。

鲍威尔在周三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我看来,通货膨胀可能更加持久的风险确实存在,而且通胀加剧的风险也将变得根深蒂固。这就是我们今天采取行动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应对这种风险。”

经济学家称美联储面临“两难选择”

在会议结束后,美联储官员声明称,他们已经实现了通胀率适度超过2%的目标,这也是美联储为证明加息合理性而制定的两个关键标准之一。但官员们说,他们还没有达到另一个标准,即劳动力市场条件与最大就业率需要一致。据统计,今年9月至11月,这三个月内的失业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降至4.2%。不过与2020年2月相比,就业人数仍然减少了390万。

▲今年9月至11月,这三个月内的失业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降至4.2%

同时,房价、股票和其他资产的大幅上涨提振了许多美国人的财富,推动了更强劲的需求,并可能使一些劳动力提前退休,从而进一步收紧了劳动力市场。据美国商务部统计,11月份美国的零售额小幅增长。这是因为价格上涨和供应短缺等问题促使假日购物者提前抢购礼物。

鲍威尔周三表示,近几个月来,一连串较热的经济数据也让他感到意外。这些数据暗示美国经济的需求更加强劲,而不仅仅是特殊的供应限制在推高价格。“现在的问题并不在于通货膨胀的程度。美联储想确保的是,他们没有让形势失控。一旦基于供给的通胀率下降,需求导向的通胀率就会反映出他们应该更早还是更快采取行动。”前美联储理事梅尔指出。美联储官员决定“更快地松开油门”也反映出,即使在供应链瓶颈和汽车等物品的短缺情况缓解之后,更强劲的需求仍有可能推高工资和租金等价格。

▲专家指出,即使供应链瓶颈和物品短缺有所缓解,更强劲的需求仍有可能推高工资和租金等价格。

美联储官员正面临着“两种相反的风险”。一方面,收紧货币政策导致明年通胀率大幅下降的同时,经济也将放缓。另一方面,通胀率持续走高,那么家庭和企业预期价格继续上涨,从而使得工资-物价螺旋式上升(wage-price spiral)。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英格利希说,“他们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境地,正试图平衡风险。”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实习记者 胡艺玲

编辑 郭宇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标签:,

Related Post